吴有音坦言,他天生没有冒险血液,不享受冒险,只是个理性的、像机器一样精密的人,一步步实现文学梦、电影梦。

让人们尝试一件新事物容易,可要让其改变长久以来形成的习惯很难。